Novation Circuit Tracks 评测:不能当宿主的鼓机不是好合成器,Circuit 不再自娱自乐

黑五特惠:仅需 279 的 iZotope Holiday Bundle 再次来袭,内含价值 1399 的 Insight 2

小里程碑:《Midifan 月刊》第 200 期上线,全面改版

MIDIPLUS 全新第三代 X8H III 全配重 MIDI 键盘测评

用 Cubase / Nuendo 做杜比全景声音乐(2)与 DAPS 进行连接(使用 Music Panner)


混音大师 Tim Palmer 选用 Solid State Logic 的 UF8 和 UC1 控制器作为全新的 Studio 62 工作室核心

官方新闻稿 发布于 2022-09-06 ·

分享到微信

美国德克萨斯州奥斯汀,近期,英国混音师、制作人和音乐家Tim Palmer在40多年的从业生涯里有着众多制作和混音里程碑。他十几岁时就赢得人生中第一个BPI金唱片奖。21岁时获得他首支英国排名第一的单曲,获奖的作品是他所制作的Pearl Jam的专辑《Ten》,这张专辑是Billboard 200排名前15位的专辑之一,随后再因U2的《All That You Cant Leave behind》获得格莱美提名。Palmer在2021年也创造了一个新的阶段,他购买了自己的第一批SSL产品——UF8 DAW控制器和UC1硬件插件控制器——并将它们安装在他位于德克萨斯州奥斯汀的Studio 62工作室中。

 

“ 不必用眼睛去看,只需要用心聆听的感觉实在令人精神一振,最近正在为英国的摇滚乐队Tears For Fear 新专辑 ‘Tipping Point’ 进行混音。”
——混音大师Tim Palmer

Palmer于2009年创建了Studio 62,将其设置为模拟/数字混合混音和配音工作室。两台新的SSL控制器取代了他工作站上的一组旧推子。“在SSL台子工作的感觉非常好。” 他说:“它们有着很好的触感反应,这对我来说很重要。”


使用UF8和UC1聆听

自从18岁开始在伦敦的Utopia录音棚担任助理以来,Palmer在调音台上工作已经有数十年时间,最初是使用磁带机。“前几天我在想,在我职业生涯的早期大部分时间里,我很少看屏幕。” 他说:“我从来不用看音频波形或电脑显示屏。安装了新的UF8和UC1后,不必用眼睛,只需用心聆听的感觉实在令人精神一振,并且能够重新真实地触摸到EQ或推子真的让人高兴。”


Palmer在他之前系统中有一台推子控制器,但升级到UF1,尤其是UC1后,通过SSL 360°软件提供的SSL Native Channel Strip 2和Bus Compressor 2插件的专业硬件控制,让他的工作流程提升到了另一个层次。“不用鼠标却又能操控EQ实在太棒了。很高兴能够闭上眼睛,转动一下EQ,然后说,‘好吧,现在听着不错。’  他说:“并且它还可以将多个总线压缩器插入到我的子群组中,这是一个额外的奖赏。”

UC1的插件控制功能其中有一个是他不断重复使用的。他说:“我经常使用‘Focus’功能。能够悬停在参数上并转动实际旋钮比使用鼠标感觉要好得多。大多数时候,当我检查最终混音时,我会关掉显示器,只是坐下来听,而不是被屏幕上的内容所吸引。它能产生的不同比你想象的要大,你听的方式会非常不一样。”

 

SSL和悠久的自动化历史

与第一次使用时相比,Palmer现在使用UF8时更加自如。他观察道:“有了控制器并能够使用SSL自动化实在太好了。当我在1981年开始混音时,我有机会参与混音的唱片之一是Pink Floyd键盘手Rick Wright的独奏唱片。他想在乌托邦(Utopia)录音棚的Studio A工作室,那里有一张没有自动化的SSL调音台。所以我咬紧牙关在上面进行了混音,采用全手动的方式,当时真有点手忙脚乱。”

Palmer赢得的第一张金唱片是他与人合作的Kajagoogoo 1983年的首张专辑《White Feathers》里面的一首曲目,这首歌也是在乌托邦录音棚Studio A工作室制作的。乐器音轨——“Kajagoogoo”被用于John Hughes的电影《十六支蜡烛》中,并于同年发行。 “我还在那个录音棚录制了一张《Dead or Alive》。” 他说。

 

有趣的是,他继续说道:“自从我40年前进入音乐行业以来,我一直在SSL调音台上混音和工作,但这是我自己第一次从SSL购买东西!我很幸运能够成长在录音棚负责提供所有设备的那个年代。只是当音乐行业发生变化并且Pro Tools出现时,我们作为混音师才建立了自己的工作室。从那时起,我开始不得不自己购买设备。”

 

为Tears for Fears乐队的 《The Tipping Point》专辑混音

自SSL 2021年初发布控制器以来,Palmer一直在自己的Studio 62忙碌,为众多知名艺人的项目混音,其中包括Tears For Fears乐队新发行专辑《The Tipping Point》的主打歌。这首专辑在Billboard 3月12日的专辑销售排行榜中名列第一。这只是其中一个例子,他还与很多本地和国际的成功艺人进行了合作。“在我职业生涯里发生的最大变化之一是艺人们现在能够在其他国家与我联系,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 他说:“这让我有机会创作以前无法接触到的音乐,所以我非常感谢这种变化。”

 

因此,他一直为来自巴西的Cinthya Hussey、来自俄罗斯的艺人Slavia、来自爱尔兰的Rowan和纽约的Kelly Monrow制作混音。Palmer最近还完成了一张美国德州摇滚乐队——The Polyphonic Spre的新专辑和一张澳大利亚摇滚乐队——The Butterfly Effect新唱片的混音,并还为来自德州奥斯汀的Jackie Venson制作了一张新专辑。

Palmer一直在做的另一个项目是芬兰乐队H.I.M.的前歌手Ville Valo的全新个人专辑。“我以前和H.I.M.一起制作了很多唱片。” 他说:“Vill在赫尔辛基建立了个人工作室,风格和我类似。他人非常好,给我买了一些他一直在使用的较小型的Genelec 8341A监听,现在我们有了相同的参考点来评价混音。”

 

逐渐适应混合工作流程

多年来,Palmer获得了一连串的荣誉,合作的大牌艺人包括:David Bowie的Tin Machine乐队、Robert Plant(齐柏林飞艇主唱)、Ozzy Osbourne、The Goo Goo Dolls和U2。其中许多项目都使用了SSL调音台:“我喜欢 SSL J系列调音台,在唱片行业辉煌岁月的尾声,我能够在价值不菲的录音棚中工作。我在混音的最后几个项目是《Porcupine Tree》、《In Absentia》等唱片。我在Larrabee录音棚的J系列调音台上混音了Tears For Fears乐队的《Everybody Loves a Happy Ending》。我还在Scream录音棚的J系列调音台上混音了U2歌曲《Stuck in a Moment》。”

 

在SSL模拟调音台上工作了数十年之后,Palmer现在已经对当今的混合工作流程习以为常。在Studio 62,他的SSL控制器和数字音频工作站,还有少量模拟周边设备并排放置。“我必须承认自己现在有点像卢德主义者(指反抗新事物的人),因为我花了比别人更长的时间才找到我认为正确的方法。但是,一旦我深入思考并了解新事物是如何运作后,我就成为了新方法和装备的忠实粉丝。” 他最后说:“现在我可以两全其美,减少妥协。”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