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ves 发布专为沉浸式混音设计的动态工具套件 Spherix

Roland Aira Compact 评测:装满 Roland 经典元素的迷你创作系统

NUX N-LIVE 评测:与你不期而遇的高品质 DSP 声卡

降维打击:Apogee 发布内置 DSP 的入门级双通道声卡 BOOM

Steinberg 重磅促销:Cubase 12 限时六折


Waves 跟 Manny Marroquin 深谈 Kendrick Lamar 专辑混音

官方新闻稿 发布于 2022-08-10 ·

分享到微信

我们与业界最抢手的混音工程师Manny Marroquin坐在一起,讨论他在Kendrick Lamar备受期待的第五张专辑中的工作。他分享了他在每首歌中表现情感的方法、EQ秘方,还有他的低频重要建议。


文:Asher Parkes,Waves Audio

Manny,我想你聊聊Kendrick的专辑,不过我还听了你混音的Pharrell的全新曲目《Cash In Cash Out》(其中有21 Savage & Tyler还有The Creator客串),简直太狂野了!

我也喜欢那首歌,我的最爱之一。实际上,Pharrell打电话给我,说它原本会是The Neptunes重出江湖的一首歌,然后就变成由他自己发行了——反正就是想说,“老子回来了!”

今年,除了Kendrick的,还有一张我参与的、喜欢的专辑,是由Pharrell制作的Pusha T的专辑。Pharrell自己制作了一半,Kanye制作另一半,太神奇了。嘻哈不再像以前那样了,对我来说,这是一张很棒的老式嘻哈专辑缩影。而Kendrick的这张专辑则是我的最爱。

恭喜《Mr. Morale & the Big Steppers》专辑取得了重大成功。听着它,思考你的混音——尤其是对比着Juice WRLD和Post Malone,它听起来都不像你做的。我真不觉得它跟你以往的混音方式一样。

说真的,这真是夸我了,我很自豪听起来不再像什么了,懂我的意思吧?我刚才说给Pusha T和Pharrell混音,现在我也在混1975和Phoenix(也是我最喜欢的摇滚/另类专辑)——从音乐上说,他们完全是另一种音乐。你不会认为混Pharrell的和混1975的是同一个人!我总是像只变色龙,去适应正在做的工作。我不一定是想要达到某种声音。在处理混音时,我总在想:“把音量调高后,感觉如何?我能从中得到什么样的情感?”Phoenix有一些副歌很摇滚,都是直击的吉他。如果这就是歌曲意图所在,我为什么不去放大它呢?

对我来说,混Kendrik的专辑完全关乎于每首歌的情感,赋予每首曲目自己的个性。要经历所有这些沉重的话题,你需要喝上一两杯,或者抽一根,戴上耳机。试着看着你面前的歌词,从头到尾听一遍专辑,它会变得很深沉。

在音乐风格上,Kendrick从来都不墨守成规——每张专辑都不一样。他是不是想在这张专辑中跳出当下嘻哈和流行音乐的框框?

绝对的,100是这样。我们就此进行了讨论。专辑前半部分有几个彩蛋,他谈到了自己的文化,比如,你们谁谁给我们安了坏名声。你们穿着古驰和普拉达,而你甚至买不起。但他说,“他们就是这样看我们的。”所以,我们必须做得更好,因为我们正朝着错误的方向前进。

他的每张专辑都面向过去或将来。《Pimp a Butterfly》关于非洲,《good kid,mAAd city》关于他的过去、他的成长经历和他的社区。《Mr. Morale》是第一张关于他自己的专辑,是迄今为止他最个人化的专辑。他谈到了身处全球疫情中,为什么他没有就“黑命贵”发表过任何言论——即使有副总统叫他站出来。这是他生命中最近五年的写照;家庭、抗争、抑郁、治疗。这是一张他如何成为男人的概念专辑,有着美妙的表现方式。我真觉得,再过10到15年,它会被改编成一部百老汇音乐剧。

听起来,他很清楚他想在每首歌中说什么,还有歌应该是什么情绪。你是在制作的哪个阶段加入的,你对歌曲的声音方向有多深的参与?

他有个主要合作伙伴和制作人叫Sounwave,在整个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把一切都联系在一起。我加入做混音,但他会把每一首歌都过一遍耳朵,有些歌曲没做笔记,有些做了。他让我发挥做我自己的工作,这是非常令人满足和自在的。

“你自己的工作”,具体而言是哪些呢?

我觉得很难描述。每首歌都有不同的方法,我会先听粗混,思考着,“哦,这就是他们想要的感觉,让我看看能如何帮上忙吧。”我会尝试给歌曲注入一些类固醇。我总是去想有什么可以放大的,比如,也许这首歌的人声不应像另一首。不过,整张专辑就像诗集,所以都是关于人声的。但是,我是要隐藏人声呢,还是更多地展示它呢?我要把它们做成圆的还是尖的呢?我能给它们加混响吗?我会想——对倾听歌曲情绪的人,要用什么效果,该如何强化这一点呢?

有些歌曲我做了完全的改变,使它们非常情绪化。有Portishead的Beth客串的《Mother I Sober》是一首非常投入的歌曲。它非常动人,人声必须以特定的方式出现。我觉得Kendrick从没有过那样的声音。他试图在每首歌中都听着略有不同,这太赞了。

嘻哈的混响,就像Post Malone之声,是由你开启的,对吧?现在到处都能听到了。但这张专辑又太不一样,人声很干,几乎都是耳边私语!

是的,绝对是种不同方式。我在Kanye的《808s & Heartbreak》中用过类似风格。如果你听了那张专辑,会觉得它不像是那个时期的东西。忧郁,阴暗,低沉人声,非常情绪化。而我们在它之前几个月还做过《Stronger》,则是完全相反的感觉!

关于那个混响,就像是一种全新声音被创造出来。现在大家都在这样做了!24k Goldn、iann dior、The Kid Laroi他们都是。我明白为什么你会说Kendrick完全相反——它不浮夸,不是很明朗,也不是经典的嘻哈;它好听只是因为它关乎一种情感。我不想听起来像老家伙们,但我认为这张Kendrick新专辑会把焦点转移到不同于“抖音一代”的声音上,你懂的。

那Kendrick意识到他不想用混响了吗?

我觉得没有。他是一个很棒的制作人,在过程中更靠的是直觉。他更多时候会想,“为什么感觉不太对劲?也许是我的人声,我的唱法技巧出什么问题了?” ,等等。与其他制作人不同——他们会确切地告诉你在哪里降压缩和提混响等等,而他知道所有这些术语,但他又“沉默是金”,并不会真正给你说很多信息。但有他在房间里,他就会让这首歌的感觉更容易被人领会。

我真心觉得你的签名混响插件(Manny Marroquin Reverb)带来了非常接近于Post Malone之声的感觉。

是的。我依然认为我的Waves签名插件确实是最棒的插件无疑。说得谦虚点儿,我在每次混音中都使用这些插件——差不多真是从它们问世以来所做的每一次混音。我不是卖插件的,而我的目标是创建我真会实际用上的插件。


Manny Marroquin Reverb

我给人推荐我的签名均衡(Manny Marroquin EQ),他们都惊了。每个频段都是根据我房间里不同模拟EQ单元建模而来。有Avalon频段、Neve频段,还有Motown、SSL、API,每个都覆盖不同的频率——就像一个超级均衡器。当我跟人解释后,他们都会说:“天哪,我还真不知道是这么回事!”然后他们立马成为它的忠实粉丝了。


Manny Marroquin EQ

还有,我所有的插件都用在了这张唱片上。Kendrick的人声EQ就是我的签名EQ。很多混响声音都来自我的签名混响。一些延迟来自我的签名延迟(Manny Marroquin Delay)。在某些歌里,副歌中的贝斯添加了一点力道,那是我的签名失真插件(Manny Marroquin Distortion)。


Manny Marroquin签名系列插件
包含六个受Manny独特的工作流程启发
而专门定制的个性化综合处理插件

www.waves.com/manny

你屋里有硬件设备,但仍然会用自己的插件?

100会啊。对于模拟与数字,我的理念是,真不在乎是插件还是硬件。我只把工具看作是色彩,确定我需要什么颜色时,就会去用。我的插件都有着特定的色彩关联性,而有时候模拟设备又有不一样的音色。可能是色彩,也可能是形状吧,这种关联性让我可以在需要时快速找到合适的工具。

我听你说过,你有时会用立体声总线压缩,在歌曲中途改变氛围。这张专辑里有很多有律动变化的歌曲,你也用了这个方法吗?

当然。我们刚聊了《Mother I Sober》,随着这首歌的构建并完善,它需要一种不同的方法来从最开始展开。所以,在立体声混音时,我并不怕从歌曲中间改用完全不同的手法。你不可能一开始就唱得那么大,然后越来越大——你的LUFS会废掉。所以,必须以一种稍微不同的方式来处理,让它变得更大、更宽、更高且更深。随着歌曲的发展,我使用自动化、压缩并均衡不同频率,去调整混音总线上的处理。

不过你也听了Pharrell的歌《Cash In Cash Out》,对它我不可能改变立体声总线!从开始的那一刻起,歌曲就全速推进。但它又有着一系列完全不同的挑战,因为它是非常线性的,你需要抓住听众的注意力。

母带工程师Michelle Mancini了解我的风格,而她也没有破坏它。所以,有一个能理解你想要什么的母带伙伴很贴心。

Kendrick专辑中我最喜欢的一首歌曲是《Purple Hearts》。那首歌的鼓听起来令人难以置信!

哦耶!有趣的是,当我初次向整个团队播放那首歌时,所有人都疯了了——“哦,天哪!” 就像是玩疯了的孩子们。

你是怎么弄出那种鼓声的?

可能就是压缩,基本操作吧。显然,要确保立体声总线不会压得太用力,而你仍然要很有冲击力。开脑洞使用EQ呗——这是我们工作中最强大的工具。

你会把均衡放在压缩上吗?

肯定会。我把EQ放哪都行。你无法做解压缩。而我可以用EQ让声音听起来压缩了,但不一定能用压缩器做均衡。当然,你可以将压缩器用作音色塑形器,但也仅限于那一种音色。而用EQ,你就能拥有无限音色。

你EQ的通常方法是什么?推得多,还是切得多?

我一般不用窄Q值,更倾向于比较宽泛。我确实会把一些东西拿掉——绝对的——但前提是它让我觉得碍事。我从不会为了做而做。我总是先考虑工作的主要焦点是什么,而且通常不必触碰它,只需要在它周围开辟出空间。

使用EQ时,关乎的是声音周围有什么,什么会触动声音,而不是声音本身。很多时候,你需要对焦点旁边的东西进行EQ处理,以引发人们的注意,或者通过某种方式影响它。这就是EQ的艺术,就像一幅画,是吧?如果周围是白色或黑色,红色看起来会有所不同,它会产生不一样的感觉。

你是如何打理低频的,有什么特别的理念吗?

对于低频,我一般就是“少即是多”。人们会问:“你对808做了什么?”我说:“没什么啊”。这就是一个808,你不应该对它做任何事情。除非它是一种效果,例如像《Cash In Cash Out》里。然而,很多崭露头角的工程师都认为他们需要在低频做点什么,而要我说,对低频——什么都别做。其实就是这么简单。你要是动低频,十有八九会搞砸,明白?就让低频呼吸吧,不要压缩它,如果需要的话,再用一些创造性的EQ。

当你开始压缩808时,更低频的信息就会开始消失。该做什么,并没有规则,你得意识到这一点。所以,“少即是多”就是我的最佳建议。

作者:Asher Parkes
Waves Audio产品营销经理和内容编辑,也是混音工程师和音乐人。


 

更多Manny Marroquin内容


Waves在格莱美2021: Manny Marroquin访谈



真爱音频事业,支持正版软件
www.waves.com


文章出处 https://mp.weixin.qq.com/s/JQhQ6_6Kp75Ieh9m1kcBjA

转载新闻请注明出自 Midifan.com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