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SD C5——能让你血脉偾张的宝藏监听

Serato DJ 好伴侣:Hercules DJControl Inpulse 500 上手解析

喜讯:Cubase Artist 现在可以限时免费升级到 Cubase Pro!

网易云音乐投资的 AI 作曲有多神奇?测评 AIVA 初体验

万元级别声卡「六面兽」:METRIC HALO 第三代模组化便携式音频接口 ULN-2 3d 简评


AES 展会视频:格莱美获奖混音师Frank Filipetti猛烈吐槽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musiXboy 发布于 2013-11-04    3 评论

格莱美获奖混音师Frank Filipetti在AES 135th展会的铁三角展位接受了广大粉丝的提问,我对主要内容做了翻译。Frank对模拟混音进行猛烈的抨击,数字混音结果不好是因为你技术弱爆了。

Frank Filipetti于其他知名录音师们都有很严重的矛盾,有点自成一派的赶脚,这次访谈中他的吐槽点主要集中在:

  • 数字技术肯定是超越模拟技术的,如果你用数字混出的结果不如模拟,那不是数字技术的错,是你技术弱爆了
  • 模拟summing box就是一坨屎,它是给技术弱智们准备的。因为能量的转换是最难的,我们在铁三角的展位,铁三角做啥?传声器。音箱也是最难的,也是转换,将一个类型的东西转成另外一个类型是最难的。我们干嘛转了一次再转?我录音的时候,模拟转成数字之后,我不会再来一次了。
  • 我敢保证你把2496数字的声音,转成模拟通到Pultec里处理,完了再转成数字,跟我直接用UAD的Pultec处理的声音对比,你绝对失去了很多东西。
  • summing box是给只想坐在那里不懂增益结构拧个旋钮就搞定的弱智预备的,如果你懂增益结构,知道将你的话放和压缩都放在哪里,你绝对没必要再回到模拟做混音
  • Frank提到自己过去遇到的一些困难时刻和挑战,包括一次在纽约中央公园的现场演出,混合了纽约爱乐交响乐团和流行音乐,用了160只话筒,交响乐团不想用近距离话筒拾音,但流行音乐必须近距离,最后乐团做了让步
  • 还有很多困难时刻包括需要现场录像的管弦乐演出,导演不想在镜头里看到话筒,所以话筒的摆位必须做出妥协,比如从下面拾取弦乐
  • 还有一次在中央公园里用数字录音,卡车不让进公园,加上用的是数字MADI传输,话放放在舞台上,结果Frank必须来回往返于距离一英里的卡车和舞台
  • Frank说自己意识到要进入到数字混音时代,是因为有一次80年代时候自己跟Alan聊到他们都不再像以前那样喜欢享受在一年后拿出自己之前混音的作品反复听了,就是因为自己是用模拟磁带在混音,而当时音乐的发行都是CD了,这不是CD的错也不是模拟磁带的错,而是自己的错,错在自己没有用新的方式针对CD在做混音。于是自己就开始针对数字来做混音了。
  • 因为CD会改变声音,变得不如模拟设备那样温暖了,那我作为混音师为何要等待母带师去解决这个问题?我为何不能更早为数字做混音?为何我不能更早的让声音更温暖更能表达出我要的东西?所以我在1992、1993年,我就在混音的时候转成数字来混音,完全变成用数字台子混音,第一个数字台子是NEVE Capricorn,现在我用D-Command,不管是在哪个阶段我都是在想:这不是数字的错,是我的错。如果有人说他没法让数字声音变得温暖,那抱歉了,那是你的错,不是数字的错。
  • 数字从各个方面都跟模拟一样出色,我个人甚至认为数字更好,只是你需要换个方法来做。我最初是模拟混音,后来部分模拟部分数字,再到现在纯数字,每个阶段都是一个提升,而现在是我能做到最好的阶段
  • 我对Gerge Massenberg打根儿上就完全不同意,虽然我很尊敬他
  • 但我跟Gerge都同意的一点是为何24bit/96kHz无法在消费者群体普及,他们还在听CD甚至是MP3,这就好像60年代不会有唱片公司说我们只卖磁带不做黑胶,因为大家知道磁带只是方便,音质还是黑胶好。但现在他们就在这么干了,他们只给你MP3,然后说你要更好的那就是CD了,但这跟磁带的便携性不一样你没理由说我能接受CD和MP3就接受不了听24bit/96kHz的下载的音乐格式甚至是5.1的,我只能说,我鄙视你们
  • 你去BestBuy里看,除了HDTV都有15000刀的4K电视在卖了,而在音频区就摆着几个卖几百刀的破音箱,我们没能让大家重视起来声音的质量
  • 以前你录音不可能不把hihat话筒摆好,不把人声的每个音符都分析好就开始,如果你听起来感觉对了,那声音就对了,声音才会更好。但到了现在,数字时代,你不会再去听是不是音高对了,而是去用数字技术分析音高是不是准了,看看是不是所有东西都绝对准确了,好的歌手和鼓手会将自己的情绪和感情融入进去。我现在无数次工作时候都会遇到有人说你丫这贝司不在拍子上啦,是吗?它只是看上去不在拍子上了吧?它听上去如何?好的艺术是需要错误的,达芬奇的画看上去就是个错误,但这种错误给了我们感情。所以这不是数字的错,这是我们的错
  • 我非常非常自豪自己可以完全是任何事都在盒子里(指数字设备)完成,咱可以在视频里打个字幕吗?The box is the shit(数字设备太牛逼了)
  • 我有一堆机架的Pultec、LA-2A老模拟设备都要卖了,哪个软件开发者下来可以找我买。会场里这帮软件工作做的太不可思议了比如Universal Audio的UAD
  • 我以前说过Analog sucks(模拟太烂),我不是说模拟的声音太烂,而是说模拟的混音太烂。另外模拟技术和黑胶技术已经数十年,有各种办法帮助它们听上去更好。当数字技术也能发展到这么多年之后,我敢保证到时候数字音乐绝对听上去比模拟的好的多
  • 最后观众吐槽说你丫戴的表可是模拟的啊(非数字表),Frank回吐说我知道,可这是Cartier啊,只是一个象征符号,人们只是喜欢戴着它而已,我不是用它看时间的。如果我要看准确的时间,我肯定还是看数字的!

继续观看视频,全场都在进行各种激烈的吐槽,非常值得观赏(视频从第6分钟开始):


文章出处 http://www.midifan.com/

转载新闻请注明出自 Midifan.com

共有 3 条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