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块合成器玩家的表现力触控神器 Touche 上手体验

Waves V14 正式发布,效率空前提升

叮咚音频北京旗舰店正式试营业——小编领你逛中国最先进的音频实体店(一)

TASCAM DR 系列录音机,满足从爱好者到专业录音师的所有需求

Steinberg 发布 Nuendo 12:欢迎来到「对白之家」


直播 2012 九棵树音乐节大师讲座:江建民

musiXboy 发布于 2012-06-18 ·

分享到微信

吉他在编曲中的应用,2012 第三届九棵树音乐节大师讲座现场图文直播。

2012 第三届九棵树音乐节 由北京现代音乐学院主办,midifan 作为媒体支持将直播所有讲座(所有直播讲座主题和时间请在这里查阅,你可以看到全部直播的内容),并在大赛结束后一周放出全部现场视频。

本场直播将于6月18日晚上19:30开始,21:00结束,由江建民带来主题演讲《吉他在编曲中的应用》。直播过程中请每过10分钟手动刷新本页,你也可以到 @midifan 的新浪微博 关注直播。

江建民的讲座现场拜访了各种吉他、鼓、吉他音箱,看来是要讲很多实用的内容哦:

江建民:我很幸运04年刚来北京就认识了王磊,当时他有一个很奇怪的录音棚名字:检察院。我记得还有一个棚也很奇怪叫:计划生育。当时王磊就有大将之风了,等我第二年发现王磊是我的贵人,当时我接了一个案子,后来我还认识了王治成老师,当时我正好需要一个programmer,于是我们就一起开始工作,他是我一个很重要的帮手。

江建民:正好我后天要去成都,于是我把乐队团员都请来帮忙,他们真的是来帮忙的,我下次一定得请大家吃一顿!介绍主唱小B、贝司手和临时找的现代音乐学院的学生鼓手雨墨:

讲座以现场演奏开场!

江建民:我今天要讲的其实超过了我要讲的标题,我们用如何的态度去学习去面对要做的作品,这个是最重要的,比学什么都重要。我今天要说一个最高机密,我平常其实很少练琴,没有感觉我非要写个什么练成啥样,而是要掌握好自己的一个方向。

江建民:好像你晚上去山上看北京夜景,跟你拿着地图去看,先要有一个大体的观点。我平常就会把脑筋花在一些大体的事情上,我以前学过绘画,从中得到的经验。当我们要写歌编曲制作的时候,我们的脑袋首先要有一个观点:第一就是什么是东南西北什么是最重要的东西。拿绘画说我要有一个轮廓,而不是先画出具体的眼睛和鼻子。

江建民:太拘小节就会乱了大局。我们要做这个行业进入这个学校都是被表面的东西吸引的,比如被Steve Vai好帅和技术好所吸引,结果你追求的都是细节的东西。当然我不反对学吉他的时候学习技巧,但当你着手一个工作的时候比如写一首歌,如果只注意细节那就会乱了方寸和方向。

江建民:有些人编曲的时候总是想我这个前奏间奏怎么做,这样做的话首先会很没效率,放心都没定怎么做东西。如果只想细节其实是白想,好比盖房子得先想是盖别墅还是公寓,是欧式还是木头的,心里要有大方向,才知道下一步做什么。

江建民:在我小学的时候就有beatles了,但真正吸引到我是到了高中的KISS,他确实成功的吸引到了青少年,但我以后不可能永远做青少年音乐,但KISS是吸引我进入音乐领域的原因。

江建民:有个歌手问我间奏的时候为什么不是狂飙的那种?间奏是让人休息,不一定必须用某一种不一样的手法去表现。后来我跟这个歌手说狂飙已经过时了,他也同意了我的建议。我来播放一下这首个给大家听听。

江建民:前奏的目的是要让大家注意到这首歌,一听就知道这首歌就要来了。这个歌的间奏吉他一下落下来了,让大家有个Grooving的感觉,再起来的时候就有了对比。前奏已开始的时候用了ebowl做开始,然后是crunch的琶音,一下就让人记住,一听前奏和间奏就是这首歌。这才是我们要的大方向,而非细节。

江建民:拿《香水有毒》来说,1970年有一个著名的《Wonderful tonight》,普遍用在国语歌包括《香水有毒》。如果从这两个歌的节奏来看,重音都是停在第三拍。这个拍子就决定了这个歌的命运,听上去会如何,如果把《香水有毒》变成2/4拍就完全不一样了。掌握了这个东西,就掌握了这个歌听起来是不是对的顺的。

江建民:重音在第三拍还有一个特性,很多用音都是落在第三拍反拍或第四拍。平常要用大态度大视野来观察大自然的一个现象,这是groove上的一个现象,我就花很多心思在这个上面,我平常就不练琴,我弹琴其实很逊。

问答环节开始。

问:我被国外的音乐学院录取了,我是键盘手,第一年我应该仔细学吉他还是键盘?

江建民:你不用想太多,你是键盘手那就在键盘上发展,一个人不会什么都会,你要知道自己未来要做什么事情。你是不是要做编曲?是的话你就要把自己键盘的优势发展出来,不用去管吉他会如何,会吉他的人很多叫他们帮你弹就是了。

问:我编曲总是感觉特别重复,怎么办?

江建民:你在观念可能会欠缺东西,一直没有突破,一直在用自己习惯的知道的手法。其实大家都是在重复过去,但如果你只要用一个更大的眼光欣赏别人的作品,去看服装的走势或绘画,会给你灵感的。模仿其实是有必要的,人就是模仿的动物,但你还需要训练自己的观察和思考能力这很重要。做音乐是要有偏见的,要有自己的看法,到时候自然就会突破你自己。“我最讨厌的音乐就是这个”──那很好,就是要有偏见有看法。

问:我们国家的流行音乐很落后,您刚说中国有很多农民,我们是应该更去符合他们的口味去做音乐,还是我们自己做的更纯正一些去改进他们的观念?

江建民:音乐发展的是否进步其实跟体制有关系,比如版税版权,这个好的话人才自然就会有很好的发展。这不是我们的问题,我们无法决定这些事情。流行音乐是为大部分人服务的,我们不能勉强叫消费者去吃什么东西,我们现在做不到叫他们跟着我们走,因为我们自己饭都吃不饱呢,那所以我们只能低头了嘛,比如叫你200做个网络音乐,大多数人都会做嘛现在。

江建民:这样肯定是一个恶性循环,但我们太渺小这不是我们能决定的事情。美国最主流的是乡村音乐,不是流行音乐,只不过美国的乡村音乐跟中国的乡村音乐听起来还真实差别很大的……

问:我原来是学古典的,现在开始学编曲,但改不过来很多古典的概念,怎么办?

江建民:你还是发挥你的长处更好,比如发展自己更擅长的钢琴和小提琴,表现出优势。未必你要迎合别人做什么,以前我刚接触编曲的时候是1988年,当时也很烦恼,因为那时候编曲清一色都是弹钢琴的人,他们做的东西都很像,用pad和键盘的方式去表现,那我怎么办?后来我想通了,因为我做不过他们,于是我就做吉他的编曲,那就没人跟我比了。

《香水有毒》主唱胡杨林问:你来这里是出于对王磊的私交还是想给同学们点硬货?

江建民:都有都有,王磊对我有啥要求我必须全力以赴。

《香水有毒》主唱胡杨林问:我们的音乐状况真是每况愈下,环境这么恶劣,如何在行业里找到自己的板凳并做得稳?

江建民:很多年前我的老师许晓东已经告诉我了,我们不必管现在已经多糟糕了,我们就自己做自己想做的事,尽力而为就可以了。我很感谢上帝给我《香水有毒》的案子来做,这就是我的机会,我们没有想以后会如何,只是相信好的作品一定有市场会流传下去。

江建民受聘现代音乐学院客座教授:

江建民还宣布自己正在开发iPhone上的应用,估计很快就会跟大家见面,这也是跟胡杨林合作的App,是一个音乐教学的应用:

全场最后以现场演出结束,九棵树音乐节大师讲座也全部结束,谢谢大家四天以来观看直播,有些内容可能打字没跟上甚至是写错了,我们会在几天后陆续放出视频,大家可以继续关注~

文章出处 http://www.midifan.com/

转载新闻请注明出自 Midifan.com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