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 Oberheim 访谈 – 从繁荣到衰落再复苏 (Part 1)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兔子 添加于 2017-03-07 · 暂无评论

作者:kvraudio

编译:兔子


Tom Oberheim 有一个不同寻常的职业生涯。在发明便携式移相器不久之后,他在1969年创立了 Oberheim 电子公司,这是 80 年代的最初的合成器和音乐技术公司之一。除了许多伟大的产品,许多从 Oberheim 电子公司走出去的工程师,如 Dave Rossum 和 Marcus Ryle 都在自己建立的公司里赢得了名声和财富。

Tom 和 Dave Smith 之间的合作催生了 OB6,一个非常酷的新/旧产品,结合Tom在声学上的经验与Dave在硬件和新一代电气和机械设计专长的经验。他们有很多共同点,这让他们超越了自身的创造力和设计技能,他们都在70年代末创办了公司,生产了第一批商业化的合成器和音序器,而且经历过低谷又重新爬了起来。但是关于这些故事的更多内容我们留到 Part2 再讲。

Tom 很友好地让我坐在 Roger 和 Ingrid Linn 的家。当我和 Tom 交谈时,我发现他不仅在行业里做了比我所知更多的事情,而且还清楚地记住了很多细节。在Part1我们现在看看这部分的内容。

先来谈谈你的背景吧。

图二:年轻的工程师 Tom Oberheim

从三年级开始我就认定我会做一个电气工程师。在初中的时候我制作了我的第一台收音机,还做了各种各样的小玩意。我从来都不会怀疑我做了错误的选择,除了电气工程以外的事情我压根没有考虑过。这要从我的故乡 Manhattan 开始说起,我从那里的高中毕业后进入了 Kansas State 大学。

我的家人没有钱,所以我没办法参加任何有趣的活动。所以我离开了在Manhattan的Kansas State大学然后去了Wichita。我的计划是在这赚到钱,然后我就可以回去继续念大学,进入兄弟会,每天下午玩玩桥牌等等。有一天我的一个年纪比我稍大的朋友说:“Tom,我们两个人要去 California,你想一起来吗?”当时我是一个真正的爵士乐爱好者,我在 DownBeat 杂志上读到过,在Hermosa海滩(Los Angeles)有一个俱乐部叫做 Lighthouse,那里的规矩是 “No Cover, No Minimum(没有门票,没有最低消费)。” 我心里想,“你是说我可以随意走进去,听到 Bud Shank 和所有这些爵士乐手的演出?”这听起来相当不错,所以我就跟着他们一起走了。我的旅程最后停在了Van Nuys,California,那是1956年7月25日,我的口袋里只有十块钱。

然后失业了..?

我在第一天就找了工作。那时 Lockheed 公司正在 Van Nuys 机场建立他们的新的导弹部门,我在图片实验室得到了一份工作。在图片实验室里,我们需要制作印制电路板(PCB),因为需要进行图像处理。

图三:收银机(Cash Register)

在1956年的一天,我在洛杉矶时报看到一个广告,在 El Segundo 的 National Cash Register 公司正在招收绘图实习生。 我想,“我做过一个学期的绘图,而且我讨厌 Lockheed 的工作。” 所以我去那里,得到了这份工作,发现这原来是National Cash Register 的计算机部门。 他们收购了一个制造真空管电脑的小型计算机公司,正准备在涉足计算机业务。我刚到那的时候感觉自己来到了天堂。你必须自己学习一切,因为那个时候几乎没有关于电脑的书。尽管 IBM 那会势头正旺,但是他们是第一个有晶体管计算机的公司。

你的第一件乐器是什么时候制作的?

我觉得我需要一个学位,所以我在 57 年的秋天进入了 UCLA 攻读物理学。为了毕业,我需要学习艺术、音乐或者哲学。所以我选择了愚蠢的音乐鉴赏,唔,wow,这很酷。实际上这个老师还要给妇女联合会和足球运动员上音乐鉴赏课,所以我问他:“我能不能在您这再学点别的?”他回答道,“嗯,那么学点钢琴和和声吧!”之后我拿到了一本初中的和声教材,意外地发现自己有绝对音感。

所以我开始把我的大部分时间画在了UCLA的音乐系里。我开始了唱歌,最后进入了一个组合叫做 Gregg Smith Singers。我们会演唱几乎所有的20世纪音乐。我甚至参与了 Igor Stravinsky 本人指挥的录音。

Wow! 你被 Igor Stravinsky 本人指导过?

没错。那时候我认识了许多许多的音乐家。有一天一个小女孩找到我,她在一个叫做 United State of America 的小组里,这是一个在 UCLA 建立的小组。他告诉我有个工程师给他们制作了一台环形调制器。她说,“在小组解散后那个人带走了他的环形调制器,我们需要一台环形调制器。”我说,“完全不知道那是啥。”所以我去了 UCLA 的工程实验室查遍了所有的书,最后找到一篇模糊不清的文章,作者叫做 Harold Bode,他是 Bob Moog 的同僚,从那我学会了如何把这种东西用在音乐上。

他们需要环形调制器是因为他们在做电子合唱音乐吗?

没错,电子音乐是他们的一部分。所以在1967年,我制作了几个环形调制器。我为小号演奏家/作曲家 Don Ellis 制作了一台。他是我很好的朋友,研究了许多电子音乐。在1969年初的一天,我接到了一通电话里说,“我是 Leonard Rosenman,我想在我制作的电影的配乐里使用你的环形调制器。”这部电影叫做Beneath the Planet of the Apes。所以我带上了我的环形调制器,我还把钢琴接入了放大器,然后在休息的时候,4、5个乐团的人问我:“这是什么?我能买一个吗?”我就是这么开始我的制作的。

之后发生了什么?

图四:传奇的Maestro Phase Shifter

那会我还认识一些年轻的朋友,对于音乐产业来说大家都还是小孩子。其中有个小女孩叫做 Wendy Waldman,她是一位著名的电影作曲家Steiner的女儿。另一位叫做 Andrew Gold,他的爸爸是 Ernest Gold。那会他们刚拿到一张 Beatles 的专辑,在这张专辑里,George Harrison 使用了Leslie音箱进行录音。他们对此非常激动,简直不可思议。我那会就想,我应该要做一件能得到这种效果的设备!

所以我从朋友那借了一台 Hammond 电风琴,但是我还是没能搞懂Leslie音箱的原理,因为他有点太复杂了。但是我还是做出了一个电路叫做移相电路,虽然并没有获得 Hammond 电风琴或者Leslie音箱的声音,但是它自己的声音还是非常特别的。所以我实际上发明了第一款音乐人可以使用的移相器。它的名字叫做maestro Phase Shifter。

所以一开始你想解决的Leslie音箱的问题稍微遇到点麻烦对吗?

是的,咳咳,我努力想要仿制 Leslie 音箱的效果,但是并没有成功,但是我后来想出了可以用我的移相器,只要把振荡器的速度调低,那么声音变化的速度就会变慢,这样就可以得到类似Leslie音箱一样的效果。而后来人们也对此十分认可。事实上 Keith Barr(MXR的创始人)觉得它非常酷,所以在一年半后就将Phase 90 买走了。

我的移相器卖出去大约 100000 台,我还在想办法扩张,所以在 NAMM Show上,我去到了 ARP 的展台,结识了 David Friend。我说,“David,让我称为ARP在L.A的代理怎么样?”他起初有些犹豫,但是在我的坚持下他最终同意了。由于我在销售环形调制器和移相器的时候认识了非常多的音乐人,我可以好好地利用的我人脉干一番事业。所以我销售了非常多的 ARP 2600s,这也是我最初接触到合成器的缘由。

图五:The Synthesizer Expander Module(SEM)

所以,在十一年的计算机数字逻辑工作后,我决定做一台数字音序器。之后我开始销售DS-2——这是我个人对这台音序器的称呼——直到第一台Synthesizer Expansion Module(SEM)。我有Dave Rossum(EMU的创始人)帮我设计的成熟的声音控制振荡器。

之后有一天,Norlin打电话来向我取消他们所有移相器的订单以及一些我做的踏板效果器。之后我考虑了几天,回复道:“唔,如果我把4台SEM和授权的EMU数字扫描键盘组合到一起组成Four Voice会怎么样。”

所以之后我就这么做了。

所有的这些都是一体的,我记得它有个非常大的箱子。


图六:The Oberheim 4-Voice

4000 美元可以买到这完整的一箱东西。我在1975年的6月把它带到了 NAMM Show。我记得 Henry Goldrich(Manny’s Music NYC)跟我说:“4000美元?在我的店里还从没买过超过1000美元的东西。”那个时候一把 Les Paul 吉他只要800 美元。但我坚持下来了。

那时候我有一个非常好的朋友,他的名字叫做 Steven St Croix(Mix Magazine columnist),有一天他找到我说:“你想不想过来见一见 Stevie Wonder?就在他工作的录音室,顺便带上你的4-Voice。”所以我们来到了位于 Hollywood Vine Street的录音室,他试着演奏了一下然后对我说:“我能买一台吗?”那一台还是非常粗糙的,用绕接法接线的设备,但是他非常想要。我还记得一年前在 NAMM Show 上,他们的一位管理者说:“噢,它现在在我们这。”

我不记得它是怎么到那的,但是不久之前它还到过一些人的手里,比如Joe Zawinul和Herbie Hancock……

图七:Joe Zawinul

那你是如何完成从原型机到商业化的转变? ——因为很多人都能制作出原型机,但是能够做到商业化量产也许比这还要难得多。

嗯,我曾经作为计算机硬件工程师11年,所以我了解电路板以及电路设计,无论如何,这对我来说只是很自然的一件事。只是我当时带去Stevie的录音室的那台正好做到了那个阶段,还没到进入产品设计的步骤而已。

在MIDI的开发中你还有什么回忆想要和大家分享的吗?


图八:从80年代到现在唯一一台我还保留的合成器

我们的产品里曾经有过电脑界面。当MIDI出现后我非常了解它的价值,但是因为一些NIH(非此处发明)的原因,在Oberheim公司里我们对待它并不是非常公平。但是当我们开始着手Xpander的时候,MIDI已经有了显而易见的好处了,所以我们又从一头走到了另一头。我记得我们在公司里连续好几天开小会议,讨论着Xpander的规格。所以我认为在它出现在市场上的时候,它应该有着当时最复杂的MIDI规格。所以我们从一开始的不愿意接受它,到最后全面接受了MIDI。

因为我有一台Expander,所以我记得一开始没办法很好地使用MIDI因为我也在用您的DSX音序器,唯一的接口是gate和CV。

MIDI已经证明了自己的价值。我认为,尽管Dave Smith可能不会认同,但是起码花了2年时间才让所有人真正地普遍地开始使用它。



可下载 Midifan for iOS 应用在手机或平板上阅读(直接在App Store里搜索Midifan即可找到,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直接下载),在 iPad 或 iPhone 上下载并阅读。


文章出处:http://magazine.midifan.com/detail.php?month=2017-02#111做人要厚道,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 midifan.com,谢谢

暂无评论

添加评论